诺奖终身评委、瑞典汉学家马悦然去世,毕生致力于汉学研究和中国文学译介

编辑:ME个性网 发布时间:2019-10-22 浏览:

据瑞典学院官网消息,知名汉学家、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于当地时间10月17日去世,享年95岁。

微信图片_20191019095511.jpg

随后有媒体向其家人和生前友人求证了这一消息。马悦然的夫人陈文芬向媒体表示,马悦然是于10月17日在家中平静离世的,“他说有点不舒服,坐在平常的座椅上几秒钟就离开了。像老和尚圆寂了一样。没有痛苦,很平静。”

马悦然(Goran Malmqvist),1924年生于瑞典南方。1946年入斯德哥尔摩大学,跟随著名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学习古代汉语和中国音韵学。1975年当选瑞典皇家人文科学院院士,1985年当选为瑞典学院院士。

微信图片_20191019095728.jpg

与中国缘分颇深 致力传播中国文化

马悦然对汉语学习有着很高的天分。他跟随汉学家高本汉学了两年中文后,便能够阅读《左传》《庄子》《诗经》。

在很长时间内,马悦然与中国有着深厚的不解之缘。1948年,大学毕业后的马悦然,来到中国四川作方言调查。他还特别到峨眉山研究中国方言语音。也正因为有这段经历,使他结识了房东的女儿、四川女孩陈宁祖。直至1996年陈宁祖去世,两人携手走过46年光阴,成就一段浪漫传奇的爱情故事。

马悦然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译注和评介几乎遍及中国整个古代的各个时期和所有的文类。从乐府古诗到唐宋诗词,到散曲,到辞赋古文,乃至《水浒》和《西游记》等大部头小说,他都译成了瑞典文。他向西方介绍了中国的《诗经》《论语》《孟子》《史记》《礼记》《尚书》《庄子》《荀子》等先秦诸子的著作,并翻译了辛弃疾的大部分诗词,组织编写了《中国文学手册:1900——1949》。他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译注和评介几乎遍及中国整个古代的各个时期和所有的文类。

马悦然部分中文版作品.jpg

马悦然部分中文版作品

在一场活动时,马悦然曾说,辛弃疾是南宋最大的词人,他运用语言的技巧“好得不得了”。他说:“我非常喜欢他的《沁园春》,他总共写了13首《沁园春》,每一首都非常好。如果辛弃疾活在我们这个时代,他一定会得诺贝尔文学奖。”马悦然坦言,虽然很喜欢李白和杜甫,但并不是因为他们全部的诗作有多优秀,而是因为他们的句子已经达到最好诗人的水平。

微信图片_20191019095623.jpg

不少公开活动场合,马悦然都喜欢穿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对襟盘扣外套

在一篇题为《瑞典的中国研究概述》的文章中,马悦然的学术接班人罗多弼指出,上世纪70年代以后,马悦然的工作从前期的疏解知识迷团转入文化阐释。

学术研究上,马悦然的研究领域涉及中国语言、文学、哲学、历史、宗教、思想史、社会问题等各个方面。他发表和出版了两百多种有关中国文学、哲学、语言学方面的论著,其中《中国西部语音研究》是他获得广泛声誉的汉学专著。马悦然也广泛涉猎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对古典文学的研究总是把文学鉴赏与历史背景的分析结合起来,以此加深对作品的理解。他对古代典籍《左传》《公羊传》和《谷梁传》进行研究,并从事实和义理两方面来理解《春秋》,还翻译了董仲舒的《春秋繁露》。

马悦然在汉学研究领域所取得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从古汉语语法和音韵分析到四川方言调查,从中国古典小说的翻译到当代朦胧诗的译介,他的学术研究涉猎了中国语言学与中国文学的众多领域,他不仅继承了西方汉学前辈审慎严谨的治学方法,也改变了瑞典乃至欧洲汉学研究独尊先秦的学术传统,带头将欧洲的汉学研究重点拓展到中国现、当代文学和社会文化领域,把学术研究与促进国际间,特别是中瑞两国之间学术文化交流的具体活动结合起来,使当代汉学研究在西方世界得到了光大和发展。

微信图片_20191019095650.jpg

马悦然和夫妇与莫言家人合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ME个性网

Copyright 2012-2013 个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网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