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青春一次远征

编辑:ME个性网 发布时间:2019-10-23 浏览:

初冬的人民大学校园,寒意渐浓。在文化大厦102室的创业空间,周晓辉正在筹备自媒体平台“一号哨位”的内容。

拥有数百万粉丝的军事自媒体“一号哨位”的创办者,竟然是一个面目仍显稚嫩的新闻学院博士生,这让很多人惊讶。

不过更出人意料的是,面前这位戴着眼镜、语速有点快、看起来很精神的小伙儿,不久前被授予了“全国模范退役军人”的称号,是获此殊荣的唯一一位在校大学生。

“走,去当兵!”

“从退伍到现在,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离开军营。”眼前的周晓辉,眼神清澈,目光坚定。然而他说,之所以决定要去当兵,源于内心的迷茫和方向感缺失。

周晓辉,2009年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从南疆的绿洲小城来到北京,入学、读书、参加社团、交朋友,这种波澜不惊的日子让他渐渐感到焦虑和不安。

“在大学三年级的节点,我陷入了更深的迷茫——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儿时的梦想,年轻人的抱负,都到哪里去了?我找不到生活中的光,越想越觉得暗淡。”

2011年秋季,一年一度面向高校在读学生的征兵工作如期展开,在宿舍偶然间看到征兵的宣传单时,周晓辉眼前一亮,“在很久以前我曾有过参军的梦想,但没有想到它会离我那么近”。

只是一瞬间,他决定要去参军。“我想拿出青春的某一个时段,加入国家军队这支前赴后继的队伍。”

一个知名学府的大学生突然中断学业去当兵吃苦,浪费两年的时间,脑子是不是抽掉了?身边很多人不解。有人这样给他算账:人民大学学生的就业前景非常乐观,不当兵可以早就业增加收入,花两年时间去服役,不值得。晓辉回应,“一生只有一次的事情,权重无限大”。

“走,去当兵!”没有功利的算计,没有怯懦和犹豫,晓辉收拾行囊,义无反顾地走向与“吃苦”“牺牲”相连的军营,接受汗水和磨难的洗礼。

2011年12月13日凌晨,在从北京发往哈尔滨的K1301次列车行驶19个小时之后,这个身穿崭新迷彩服、提着行军背包的少年,走下军列,还未及看一眼冰城的夜色,就被拉到山里接受磨练。

两年的时间里,晓辉共站了500个小时夜岗,在雪地拉练300公里,打扫过400多次厕所,在黑龙江流域抗洪前线战斗20天,立过一次三等功,也曾吃掉4000多个馒头和若干碗米饭……在他看来,这是一段“肌肉和灵魂同时疯长的日子”。

“总得有人追求名利外的东西”

改变在悄然发生。历经新兵连、老连队、徒步行军、特战队、边境线、抗洪抢险,经历了难以计数的摸爬滚打,经历了冻僵、受伤、高烧、疼痛、晕倒……周晓辉放下了大学生的身份,成了一名真正的士兵。

晓辉开始有了“兵味儿”:他与枪做了朋友、一口气可吞下八个部队食堂的大馒头、光着膀子在零下三十摄氏度的黑龙江山沟里“雪浴”。他也有了“兵”的情怀——为做一名“共和国安全屏障”的士兵而自豪,对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们一往情深。

他也得以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重新思考那些不怎么被年青一代严肃对待的议题:吃苦为什么?战友是什么?勇气是什么?责任是什么?理想是什么?他把自己的思考密密地写在日记里,内心的迷茫和焦虑也渐渐被驱散。

退伍复学之后,他从700多篇日记中选取了100余篇,加工完善,然后把书稿交给出版社。2015年9月,《我还青春一次远征——一个大学生士兵的军旅日记》出版了。

这虽然是一本在他看来“不那么精致的个人史”,却受到很多和他一样的年轻战友的褒奖,也在社会上引发了很大反响。有读者说,通过这本书看到了军旅生活的苦与乐,看到了青年军人真诚而朴实的理想,还有读者表示“看完有种想当兵的冲动”。

他多了一份坚定,对自我也有了更清晰的认知。“总得有人去追求名利外的东西,经过这两年的磨练,人生的方向感被我找回来了。”

同时,他也开始意识到了在大学里所学专业的学科价值,找到了新的兴趣点。“从进入部队开始,我一直都在关注着军事传播的发展,或许我可以找到一个突破口,利用自己所学的传播学知识,加上对军营的了解,通过新媒体平台讲述中国军人和军营的故事。”

于是,在退伍大半年后,周晓辉和一起当兵的同学桂从路一拍即合,共同创办了“一号哨位”自媒体平台。

“我在‘一号哨位’继续站岗”

今年春天,一位病重的老兵在弥留之际,想找寻四十年前参加边境作战的战友,在电话里听听战友的声音。“一号哨位”平台受托发布信息后,很快找到了当年的团长和连长,以及他的班长、副班长,还有很多健在的战友。

“老兵心愿达成,病情好转,还脱离了危险期,真是一次有意义的连接。”谈及此事,周晓辉很是开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ME个性网

Copyright 2012-2013 个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网站索引